卖货竞争对手和我抢单的区别,卖货竞争对手和我抢单不一样?

卖货竞争对手和我抢单的区别,卖货竞争对手和我抢单不一样?

两人发起了挑战,把旁边的人看呆了,罗大胖和其他摆摊邻居,努力声援萧行云,但那位外地壮汉,油盐不进,摆明了要猛龙过江。

罗大胖直给萧行云抛眼神,意思是搞不搞他?

萧行云回了他一个眼神,意思是说,安心等待,小爷会用正常商业手段,乖乖的让他喊爸爸。

不多时,来了一个老大爷,退休老干部的模样,鹤发童颜,气势不凡。

他一眼就看中了萧行云摆位上的那个玉观音把件,这是一个俄料随形件,巴掌大小,玉质细腻,颜色白润,有淡淡的油腻感。

离真正的和田玉籽料差了两条街,但在普通玉石当中,这一件可以当成大开门的玉石把件,地摊级的镇店之宝。

“小伙子啊,这个俄料玉观音怎么卖?”老大爷笑呵呵的问道。

这一看就是懂行的顾客,直接说出玉石的料子种类,可以有效避免摊主乱开天价。

萧行云立即笑着回答道:“大爷,你这眼神真好,一眼就看中我这镇摊之宝了。这虽然是俄料,但属于俄料中的极品,俄籽,我看你也是行家,给你一个实价,两万六你拿走。”

“呵呵,贵了,如今这行情,最多两万块。”老大爷还价了,说明他很有诚意购买,不然都懒得还价的。

这件玉观音,是萧行云半年前三千八进的货,两万卖出去,绝对血赚。

正想拿捏一下,再抬抬价,顺势就卖出去了。

可是,他今天忘了旁边还有一个心怀怨恨的竞争对手。

“大爷,有这两万块,买他这破俄料干啥?你看看我这个玉观音,正宗的和田玉,颜色多白,多润?一点杂质都没有!给你一个批发进价,一万六你拿走!”外地口音的大汉,吐沫星子乱喷,开始抢生意。

萧行云一瞅,那个所谓的玉观音竟然是乳化玻璃制品,纯假货,但在卖相上,确实不错,还染了假皮。

老大爷眼神一亮,居然被引过去了,拿起那个乳化玻璃制品,对着阳光看了半天,又掏出一个放大镜,一个强光手电筒,看了半天。

然后小心翼翼的问道:“这件玉观音,怎么没有棉纹,看着不像和田玉籽料啊?”

“哎哟,我的亲大爷哟,这价格往哪买籽料啊,虽然做了个皮,但这是正宗的和田玉山料,密度太好了,所以你才看不到棉纹。实话跟你说了吧,我刚到盛海不久,为了打开局面,都是进价出手,要是再等个把月,这个价格的三倍五倍,也买不到这种质量的好玉啊。”

“一万五,最多只给你一万五,行就买了,不行拉倒。”这位大爷只是一个懂些皮毛的玉石爱好者,被人一忽悠,就瘸了。

眼看大爷就要掏出手机转账,萧行云急了。

刚才他的生意本来快成了,结果被外地口音的男子抢了,这是破坏行规的。

但双方早就结仇,抢生意也在意料之中。

所以,萧行云也急了,轻飘飘的说了一句:“大爷,掏这么多钱买个玻璃回去,那就更不划算了。你要是不信,可以找个懂行的朋友帮你把把关。”

外地口音的男子,当场脸色一变,他没想到,隔这么远,萧行云一眼就能看出真相。

满头白发的老大爷,却眼睛一亮,不动声色的说道:“别开玩笑了,这个时代还有人卖玻璃假玉,被执法部门逮着,不罚他倾家荡产啊?行了,今天就要这块玉了,我给你威信扫码转账吧。”

外地男子大喜,立即操作手机,让大爷顺利的转账,获得了一万五千块的收入。

白发老大爷拿着“玉观音”,美滋滋的转身离开了,外地口音的男子,挑衅似的瞪了萧行云一眼。

“咋滴,眼红了吧?看到没有,这就是实力!有本事,你也高价卖出去一块玻璃啊?”

萧行云皱眉,冷冷的说道:“一颗老鼠屎坏一锅汤,价格可以忽悠,品质却不能骗人。你拿乳化玻璃骗人,你这是坏了整个城隍庙的规矩,你麻烦大了!”

外地口音的男子,洋洋得意:“威胁谁呀,我在全国各大古玩市场都摆过摊,啥风浪没见过,也没见出过事。古玩玉石这行,考究的就是眼力,吃亏就怪自己学艺不到家,眼力不好,除了自认倒霉,还能咋滴?”

“呵呵!”萧行云笑而不语,盛海这两年的社会治安,可不是其他小地方能比的。

如果刚才那个退休老大爷有一点点脑子,自己都提醒那是乳化玻璃制品了,他要是再不找人鉴定一下,那就白活了这把年纪,被骗也是活该。

果然,没过多久,老大爷就带着一群市场管理人员,以及两名巡捕,气势汹汹的跑过来。

“小李啊,就是他,他把玻璃当玉石卖给我,这属于诈骗,金额特别巨大,是我整整一个月的退休工资呢,必须严惩!至少假一罚十!”

“老领导,你放心,这事我们一定给你讨个公道。来呀,先把这个卖假货的抓起来,所有货物封存,等待技术鉴定科的人调查取证!”

市场管理处的人,和巡捕一起,一拥而上,把这个外地口音的男子抓了起来。

那男子当场就懵了:“咋滴啦,这是咋滴啦?我只是卖点工艺品,至于这么大阵势不?卖工艺品犯法吗?你觉得不行,我退款,我退款还不行吗?”

刚才还一副人傻钱多的老大爷,此刻已经恢复了睿智,面色严肃的驳斥道:“不行!你就是诈骗!我吴庆生这辈子最讨厌的人,就是弄虚作假,特别是古玩玉石这行。”

然后,这些人不由分说,就把外地口音的骗子抓走了。

萧行云和罗大胖一眼,都从彼此眼中,看出对老大爷的深深忌惮。

你大爷永远是你大爷,这套路玩的太野了。

临走之前,老大爷似乎想起了什么。

非常欣慰的拍了拍萧行云的肩膀,笑道:“小伙子,做生意还是你实在,但就是价格太黑了!你这块俄料玉观音把件,我给你一万二,卖不?”

萧行云脸上露出苦涩无奈之状,弱弱的说道:“大爷,您是真行家啊,一眼就看出这块玉观音的底价了。您再加一点点,多少让我赚一点点路费,一万三,就当我帮你带货了。”

“哈哈,小伙子真爽快,你真诚,大爷我也不亏你,就给你一万三,来,手机扫码转账。”老大爷今天心情不错,似乎知道那个外地骗子要赔自己一笔巨款,所以花钱特别大方。

萧行云收了一万三,把那个玉观音给老大爷包好,看着他离开的背影,脸上露出一丝生意人特有的朴实笑容。

这单赚了将近一万块,不错了,这样的生意,一个月遇到三五次就发达了。

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,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。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,不拥有所有权,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。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/违法违规的内容, 请发送邮件至 sumchina520@foxmail.com 举报,一经查实,本站将立刻删除。
如若转载,请注明出处:https://www.maihuoo.com/15909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