不见当年卖货人上一句,不见当年卖货人上一句是什么?

大到沃尔玛家乐福,小至路口的街报亭,流动的路边摊,都是现在商业生活的组成部分。随着时代的发展,人们的购物方式和购物理念也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。大家不再局限于就近就地,时间和空间的限制已经很小了,可以忽略不计。跨地区、跨省份,甚至跨境的往来已逐渐成为一种常态,购物消费是日常生活的一部分,并不再是特定时间段的事情,以前热闹空前的“赶集”逐渐消失了。

时间的列车往回倒退二十年,那时候的城市化还没有这么高的比例,交通和通讯远不及现在发达,城市和乡村有着各自鲜明的特征。我有几次回乡下的时候,那里的学校没有放假,他们还是在上课的,于是下课的时候我挤在他们中间一起玩,上课铃声一响,操场上的孩子鸟兽归笼,只剩下无所事事的我。在这个学校周边没有一个正式的商店或者说小卖部,我看到一个中年妇女,托着一个小木箱,里面摆满了各类零食小玩意儿,她就靠在墙边上,静静地等学生下课,就像老上海时期路边上卖香烟的女子,摆弄着个皮箱,挂在脖子上。

虽然她的“商品”不够时尚,全是一些不知名的粗制滥造,但却很吸引着学生,每回下课总是很多人挤在一起,老师们大多很反感她的存在,碍于都是本村认识的人,也不变多说什么。在以前,士农工商,最末流的就是商,我向别人问起“她是谁”,“哦,谁谁家媳妇,也不找个正经工作,家里田也不弄,一天到晚就打小孩子的主意”。我倒并不觉得,在沉闷的农村社会,一个妇女敢于抛弃成见,很有勇气地坚持自己的想法是一件很难能可贵的事情,如果别人问我她是谁,我会这么回答:“她是希望”。

相较于固定的店面,流动的摊位更吸引人,因为他们充满了未知和惊奇。在农村遇到白事的时候,除了丧葬乐队还有一众小商贩也会出现。他们往往是固定的几个人,每次都成群结队,在那个没有微信没有电话的时代,不知道相互之前是怎么联系的。骑一辆永久自行车,后座上摊开木箱,几个人排成一排就开始营业了,他们在各自的摊位会摆满了各种新奇古怪的玩意,全部都是面向小孩子的,长枪短棍,色彩斑斓,偶尔还弄几个摇骰子的游戏。十几或者二十元的营业额也许就是一天全部的收入,也许已经足够了,主家反正是不会收场地费的,稍微大一点我就意识到,他们卖的东西都很低级,甚至三五年前的玩具还在销售,在这里没有清库存的说法,再大一点,就看不到他们了,这群卖货郎逐渐被淘汰和淹没掉了。

现在偶尔还能看到的是“散客”,还是一辆自行车,后座上装着贩卖的物品,我没见到过衣物织品,都是食材,有卖带鱼的,有卖花生的,有卖眼镜的,还有冥纸冥币的,沿着村中小路老远就听到了他们的吆喝,未见其人,先闻其声,每家每户有需要的就会上前搭话,聊两句,价格合适的就做成了一桩买卖。现在看来,这些流动的商贩无疑是先行者,他们充分了解什么是“信息差”和“认知差”,商业的本质千百年都不变,就是资源的重置,在大家都在想着油菜有没有浇水,今年化肥该选什么牌子的时候,有些人已经萌生了不一样的想法,他们给暗淡的农村带来了一抹鲜艳的亮光。

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,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。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,不拥有所有权,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。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/违法违规的内容, 请发送邮件至 sumchina520@foxmail.com 举报,一经查实,本站将立刻删除。
如若转载,请注明出处:https://www.maihuoo.com/15155.html